your_current_position中山花木网|中国中山花木网|中山花木网站 » info » 技术交流 » 博古通今 灵性点拨——访园林专家余树勋先生

博古通今 灵性点拨——访园林专家余树勋先生

园林网 (2013-10-22)技术交流   


中山花木网1021:在桃花盛开,柳叶初展的4月,现代园林编辑部一行前往余树勋先生家中,聆听了余树勋先生了博古通今的畅谈。


现代园林:请您谈谈中国风景园林学科的发展历史及发展方向。


余树勋:新中国成立前,中国没有园林专业,我们建立园林专业的历史仅60年。我毕业于园艺系,建立造园系之初,我刚从丹麦回国。1949年梁思成先生提出在清华大学营建学院设立造园专业的设想,在汪菊渊先生和吴良镛先生的主持下,1951年由北京农业大学园艺系和清华大学建筑系联合创办的造园专业。1956年,大学院系调整时,教育部认为造园系不适合放在综合性大学,应该放在农林院校,便将该专业调整到北京林学院(现北京林业大学),并学习前苏联经验,改名“城市及居民区绿化系”。在1956年,基本全套学习苏联,我们在西方学造园学的留学生很不适应。当时我负责造园学和园林工程学两门课,用的是俄语的教学大纲,很生疏,感觉非常痛苦。后来,我们成立了园林工程教研组,我做组长,陈有民的夫人做翻译,才搞清怎么教园林工程学这门。


1960年,建设部要求武汉、苏州、北京、城市建设学院里面要有园林系,这是新气象。因此我被调到武汉做城建学院园林专业负责人,由我负责制定教学计划,但教学过程中发现有很多困难。园林专业的教学内容包括生物学和非生物学两大部分,非生物学包括改造地形、修园路、建园林小品等;生物学就是植物种植。最终参照西方的教学体系,重视植物,包括园林树木、园林花卉。坚持以植物为主的园林,对园林小品的大小、形状要求不严格。


这样,看似把整个园林分为生物和非生物这两个团块比较好处理,但是学建筑的和学植物的侧重点不同,就会有矛盾。有些先生是学建筑的,更注重亭台楼阁的设计和建设,有些先生是学生物的,更关注活的植物,比如树木学、花卉学、土壤学、肥料学等。其实,园林专业过分注重设计或植物都不对,过分注重植物,学生弱化了设计能力,学生毕业之后搞设计,做非生物体的造景肯定不理想;同样,只强调设计,不熟悉植物,在设计时不了解植物应用,也是很大问题。


这个矛盾很难统一,直到现在,风景园林的学生还在承受植物与设计相互隔阂的痛苦。能将二者很好的结合起来做园林的人很少,真正能结合得好的是我们的老祖宗,达到计成所说的“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”的境界。“虽由人作,宛自天开”的“宛自”是“还有点像”的意思,好像是天然的,还不能和天然的一样。现在让设计师达到这种境界很难,现在的大多数公园、都不是专门做的公园设计。美国的大多数公园原来不是公园,是私人别墅、农庄等,都在建筑物四周空地都种了很多树,最后建筑物用途转变,树越长越大,越来越漂亮,最后院子成为公园,房子成为博物馆。在欧洲有一些真正从百姓出发,给老百姓享用的公园,就是一块平地设计建设成公园,向老百姓开放。北京的公园很多都是封建社会留下来的皇家园林或私家园林,让老百姓进来欣赏,也谈不上公园设计。所以在设计一块地时,有本领创造大自然,能让游人欣赏到大自然之美,才是一流的风景设计师。


学园林应该学几个“团块”,其它的我不敢说,但要把园林植物钻透要用一辈子的时间。从土壤肥料、植物生态习性到造景应用,内容很多,能营建出精致到欣赏植物美的园林很难。西方国家非常重视植物,对设计要求不严。在丹麦,苗圃会非常精细研究植物育种、植物生态等,也请园林设计师进行设计应用,展示植物,以便推销苗木。各个苗圃门口都有非常漂亮苗木产品的展览,人们看到喜欢的可以去苗圃买,苗圃工作人员的服务也很好。我始终觉得搞园林要把植物放在首位,因为植物是与人共生的最好的伴侣,相对于亭台楼阁,植物更能给人带来变化的享受。


但国内更注重设计,对图纸要求就非常严格。我曾带北林的学生去安徽做设计,背着几十张图纸,还有其他画图工具,交作业的时候,地形图、立面、平面图等挂满了大厅。真正的园林还是要靠植物,当然,园林建筑也很重要。国内做园林植物育种的人越来越少,中国是月季的原产地,最初是从昆明一种野生的月月开花的植物引种驯化来的,但国外做了大量的育种工作,培育出两万多个品种,现在我们要从国外购买月季花的新品种,这是个比较值得反思的问题。各个大学应重视植物育种,担负起园林植物育种工作。


植物学范围很广,要想把植物研究透彻很难,植物生态学、植物营养学、植物地理学等都属于其范畴。尤其是植物地理学,很重要,植物地理学可以发现很多经济植物。棕榈园林的吴桂昌根据植物地理学知识,从热带引种棕榈科植物,成功完成棕榈苗木的引种驯化。英国的邱园在200年前建成第一个棕榈园(PalmHouse),棕榈园建成后,伦敦人争相去观赏棕榈。这种新奇感能很好的激发科学研究。


现代园林:在现代园林发展进程中,如何重视我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展?


余树勋:这个很难,但我个人认为将古诗、古画、山水画中描绘的优美景致运用到造园中来是一条可以尝试的路。中国有很多古山水画,虽没想过造园,但能把自然界的精华画到纸上,我想再从纸上落到地上也自然有道理。中国描绘风景的古诗也很多,九万首唐诗很大比重是描写风景、大自然的,造园时可以在里面中吸取精华。古代园林在建造过程中也局部采用古画的意境,像柳浪闻莺,最初的概念来自古画,在植物配置时,沿堤植垂柳,韵味无穷。但如何把古诗、古画运用于造园是很值得研究的,比如植三棵树,真正能够做成天然的样子很不容易,要通过翻看成百上千张中国画,学习三棵树怎么种,才能种出来天然的味道。现在中央推动“文化大发展大繁荣”,这对挖掘中国古代文化精华可能是很好的锲机。


现代园林:您对我国植物园的建设做出巨大贡献,请您谈谈我国植物园的发展。


余树勋:中国植物园主要是植物分类学家建立,以植物分类为主。最初是植物学家翻山越岭,四处考察,像吴征镒先生考察过除非洲以外的四大洲,花甲之年,还先后到东北、甘肃、青海、鄂西、湘西、川西、闽浙、海南、等地考察野生植被。植物学家考察过程中采集的标本,回来鉴定、定名、整理植物名录、并播种繁殖。为了播种采集回来的种子,在动物园的基础建立动植物园。随着植物种类增加,动植物园里种满了,开始建设植物园。哪有植物分类学家,哪就有植物园,昆明植物研究所建立昆明植物园,北京植物园在北京西北郊建立。后来国家推行植物园计划,很多地方都开始兴建植物园,如西安、武汉等。所以,植物园为植物分类学研究的结果,以分科分属展示植物种类为主,解决植物名称问题,南北方特色不同。后来研究植物生理学、植物遗传学的学者对植物分类学家提出质疑,植物分类学家逐渐退出。但植物分类学家付出巨大努力,编写的《植物志》为育种学家创造了条件,尤其是果树、林木,植物名称都是植物分类学家的研究成果。目前植物园仍以植物分类为基础,展示分类,老一辈分类学家的贡献巨大。美国哈佛大学的阿诺德植物园植物种类十分丰富,中国植物园还是以展示分类为主,育种成果很少展出。


地理植物和植物地理很重要,所以植物园内要展示植物地理区系。植物园建设时专门建立各大洲植物区,按照生态要求,分小格设置区系,设计植物所需的生态环境。例如澳大利亚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,植物种类与其它洲不同,有很多特殊植物种类。同样的道理,在植物园内,应该根据植物功能分区建设专类园,如药用植物区,芳香植物园等。


 


 



[] [] 18,186